实现高质量跨越式发展能源变革中的兖矿格局
栏目: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:2019-09-11 12:20
蹲点采访兖矿集团,一个深刻的感受就是:格局有多大,世界就有多大!究其原因,是因为在生死存亡的关口,兖矿以舍我其谁的气魄和“我在功必能成”的担当,实施了一系列突破.........

蹲点采访兖矿集团,一个深刻的感受就是:格局有多大,世界就有多大!

究其原因,是因为在生死存亡的关口,兖矿以舍我其谁的气魄和“我在功必能成”的担当,实施了一系列突破性的改革发展举措。

交手世界500强,自己迈入500强

曾于1996年至2002年“执掌”兖矿的赵经彻,尝到过煤价飞升的喜悦,也经历了三年困难期的痛楚,去海外为国企扬名,曾让他日思夜想。

早在2004年,煤炭行业“十年黄金期”的第三年,许多煤炭企业还沉浸在吨煤六七百元的盛宴中时,兖矿就成立了兖煤澳洲公司,开启了国际化进程。九年韬光养晦,2013年兖煤澳洲在澳大利亚率先实施了以发行可转换债券为主的“金帆”项目,利息转债息,公司财务和信誉状况大幅改善;两年后,兖煤澳洲启动“”项目,将旗下的澳斯达等3个亏损煤矿,通过让渡经营权,融资9.5亿美元。

随着全球煤炭业进入下行周期,老牌世界500强力拓2013年起着手出售全澳洲顶级的动力煤资产——联合煤业。经历了一轮又一轮艰苦卓绝的谈判,兖矿于2017年初与力拓谈定了24.5亿美元的交易对价。

令人意外的是,4天后,兖煤再次作出了强硬回击,在交易价格不变的前提下,优化支付条件,提高保证金。当天,力拓董事会再次确认兖煤澳洲为联合煤业的优先买家。

幸福青睐拼搏奋进者。恰恰就在兖矿与嘉能可这一世界500强企业过手后,成功迈入2018年世界500强。

外部开拓高歌猛进,但兖矿决策层并没陶醉其中,他们转眼向内,开始了山东国企历史上从未破冰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。

“不去除行政色彩浓厚、管理层级多、机构臃肿这些国企的‘大企业病’,省外、国外辟疆拓土再红火,兖矿也难以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一流矿业集团。”兖矿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李希勇等兖矿决策层,科学界定三级职责权限,编制战略、投资、人资、财务、风险等7类管控事项清单,人事管理、投资管理权限全面下放。通过健全“两会一层”,党委会领导、董事会决策、经理层运营管理的“三位一体”运行机制运营顺畅。

“有件事你可能不相信,此前买一个牙刷都要层层报批,四五毛一个的牙刷经过一个个中间商,到兖矿宾馆就涨到了一块多。”兖矿集团经营管理部部长佟西玉苦笑着说,“我们下决心清理了这些‘啃国企族’,几年下来累计清退中间商5000多家。现在货找源头,一切市场化!”

“混改带来的活力,超乎我们的想象。”兖矿国际焦化公司党委书记、副董事长王天峰兴奋地说。2018年6月,被列入全省14家重点亏损治理企业名单的兖矿国际焦化,与山东永峰集团实行股权重组,这个自投产就连续亏损的煤化工企业由此开始涅槃。2018年销售收入、利润总额、职工工资分别增长11.93%、1237%和41.32%。

6月下旬,美丽的潍坊,室外烈日炎炎,室内“氢能涌动”。中国氢能联盟在这里召开一届理事会三次会议,兖矿集团全票当选中国氢能联盟理事单位,担当起山东煤炭制氢先行者的重任。

决策甫定,兖矿便剑指号称“中国能源金三角”的陕、甘、宁交界的陕西榆林,重启2006年便获得煤制油路条、却迟迟未能推进的高温费托煤变油项目。

“一期,我们是青春战风沙。从现在开始,我们要以奋斗再创奇迹。”今年36岁的薛莹莹,七年前来到毛乌素沙漠的边缘,和一群80后、90后一起,开始了攻关煤制油技术的榆林之旅。如今,薛莹莹们又开始了煤制油二期之路,目标是每年1000万吨煤制油。

“目前,兖矿大规模制氢技术已经成熟,单就制氢环节来看,每立方米成本不足1元,成本优势明显。我们的目标是,两年打通技术流程,三年内制出可供下游使用的氢。”担任新成立的兖矿氢能事业发展部副主任的刘昭斌对记者说。他的办公桌上,摆着一摞摞英文、法文资料。

兖矿又一次走在了能源变革的前沿,展现了更宏大的兖矿格局!